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栏目:盆栽 来源:奢侈女人网 时间:2019-03-13
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1月5日,美国华人网上传了《芝加哥惊魂记》一文,作者史弋宇。文中讲述了自己在芝加哥被持枪劫匪抢走马自达汽车,而后以他“神算子”的本事,锁定汽车位置,在学生陪伴下驱车找回的惊险故事。

文章很快在网上流传。记者联系到史弋宇,他证实此文是他写的亲身经历。

史弋宇博士,2005年在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获得学士学位,2009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子工程系获得博士学位,现为美国诺特丹大学计算机系终身副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
昨天凌晨,记者给芝加哥警方发去邮件求证此事,至昨晚截稿时,尚未收到回复。

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他将手机扔进车里

他太太将手机取了出来

时间是上月中下旬的一个周末。史弋宇告诉记者,在破案前,警方要求保密具体时间。他们一行五人,开车从学校所在的南本德出发,经芝加哥去纽约乘飞机,到百慕大度假。

文章说,中午到了芝加哥中国城附近加油站,发现轮胎需要充气,但气泵操作不便,打算换个加油站充,下车去拧右前轮气门帽。

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(被抢劫的地方)

这时,毫无征兆地,后面一辆车下来两个二十来岁非裔男子,一个用枪指住他,低声说着:“看到枪了吗?钱包给我。车钥匙给我。”另一个钻进驾驶室,让所有人下车。

只能将钱包递给他。那人取走了里面的3000日元,归还钱包,拿走车钥匙。

此时,史弋宇和夫人各做了一件相反的事:

史弋宇将自己的手机扔入车门夹袋。

史夫人下车时顺手从车里拿了她的围巾,见劫匪没反对,又拿走了自己的手机。

劫匪一溜烟将车开跑了。史弋宇希望自己的手机能帮他追踪汽车;他们只剩史夫人一部手机,用来报警。

也许今晚,也许明天

也许几天后,也许几个月后

拨了三次911报警电话才接通。但接线员要求他们去警察局做笔录。史弋宇想,估计做完笔录,车子都已被大卸八块了。于是再打911,另一接线员帮他转到芝加哥中央警署,警署说你应该打911啊,又把他转到了911。这次接线员终于说要派警察来了。

来了一辆警车。两个警察细问案发经过,劫匪长相、年龄等。史弋宇说,这些信息慢慢提供,能不能快去追车。警察说,别担心,车辆信息一输入系统,所有警车都会知道。一周后可以去警局拿报告,可以给保险公司作证明。然后通过电台通告车辆信息,安慰说,没关系,会有警探来处理,我们完事了。

这时史弋宇想起了他的手机扔回车上了。警察一听顿时很兴奋,有追踪功能吗?史弋宇说,他追踪需要时间,警方不能追踪信号?警察说,你是电影看多了,通过手机信号追踪不可能。

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史弋宇只好试试手机安卓追踪功能,但发现需要手机和办公室电话验证——手机在被劫的车上,办公室在两小时车程的学校。

警察只好说,找到车会给你打电话,也许今晚,也许明天,也许几天后,也许几个月后,也许……史弋宇说,车里有我所有的旅行证件,护照啊绿卡啊。警察说:“那我建议你去换掉。”

警方接线员说

要不,你自己去找找?

打了一辆优步回家。路上打电话处理保险、行程、信用卡账户等等……史弋宇在文章中说,绝望。就算找回车子,车里的包,包里的证件,肯定没了。

傍晚到家,借了朋友的电脑,赶回办公室,验证登录,但无法显示手机的实时位置。

后来发现是遇上高手了:这几个劫匪对电子产品的追踪功能非常清楚。

他丢失的电脑是学校的,又向学校警局报了案。回家睡了一觉,醒来是凌晨五点。他想到买车时免费装了个软件,可用手机远程发动汽车引擎、上锁开锁。他判断这个软件启动时,也一定启动了GPS定位功能。上网一搜,果然有。但他没有续租这项服务,没法用了。赶紧付了一年的费,顺利登录。

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车在。但是没地图,没GPS坐标,只知道人车的相对位置,且距离一远就可能谬以千里。

总算有了线索,马上打911。911接线员说,不是紧急事件啊,联系芝加哥中央警署吧。警署接线员说,太好了,你得告诉负责警探,不过周末他不在,我帮你转他语音信箱吧,他一上班就知道了。

在接受采访时,史弋宇说:“毕竟芝加哥治安一向不好,他们抽不出警力来及时处理我的案子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没法提供GPS坐标,派不了警察。接线员说,要不,你自己去找找?找着了打个电话,我们一定来解决剩下的事。

就是这句话,他开始了冒险之旅。他叫上朋友小王(化名),小王开车陪他飞奔芝加哥。

为什么冒险去找车?

怕影响科研和学生的学业

记者问他,对方有枪啊,为什么要冒大险去找?

史弋宇说:“最主要原因是我的电脑和证件在车里。电脑里许多数据并没有备份(涉密无法备份),没了证件去补办要一年多,我的很多国际合作没有办法继续,组里学生的经费就会有问题。车辆本身和里面的财物都是有保险会理赔,倒不是特别重要。我评估了下,觉得还是要去,不然组里学生的学业和我们的科研都会受到重大影响。如果我们始终开车不停车,危险应该不会很大。”

史弋宇说,他在车上大概搜索了一下,据直线距离,可能在芝加哥南郊,一个以暴力和枪击闻名的地区。对方手里的枪,当时目测应该不超过9mm口径,一查,有效射程约100米。车辆如果一直在移动,枪手很难击中车里的人。只要始终警惕100米内是否有人靠近就可以了,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。

据软件提示的相对位置,车子在正北,芝加哥在正西方。史弋宇判断车还在芝加哥,就没理这个提示。快到芝加哥时,果然距离变近了。下了高速转了一圈,周围都是公园,距离没再减小,又回高速前行。折腾一番,约略确定了车辆位置。

“贪心算法”找到汽车

不料 车开走了

再下高速,进了一片小区。后面跟着一辆白色小车,跟了好几个街区才消失。

史弋宇说,如果此时打电话让警察接手,就会简单得多,还可能将劫匪堵在家里。但想到警察要求找到车子再报警,只好继续找。

看到软件的相对位置不靠谱,就选择了计算机算法中最直接的greedy approach(贪心算法)。

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什么是“贪心算法”?这是人工智能的基础算法,简单说,就是从局部而非整体考虑最优选择。记者请史弋宇通俗地解释一下。史弋宇说:“就是在相对位置定位不准的情况下,慢慢接近目标。”他们沿一个方向开,直到距离不再明显变小,说明前进的方向已几乎垂直于人与目标之间连线,就转到垂直方向的街道去搜寻。

就这样兜了几圈,发现在两条街之间某个位置,直线距离显示为200英尺(约61米)。很近了。

可是再也无法接近。此时是早上8时多,周围没有人。他们发现了一条谷歌地图上没显示的小路,开进去,到了一间关着门的车库,距离已小于5英尺。

服!清华毕业教授遭持枪劫车!靠“贪心算法”追回轿车,征服美国警察

(找到的那条小路。)

车子就在车库里。

没敢逗留,开到大街就拨打911。接线员让原地等待,警察很快会到。

小王提醒再看看车子距离。已变成1.5英里(约2.4公里),引擎已启动,车辆正在行驶中。劫匪被惊动了?还是本来他们就要开走?

他们追上去。可软件并非实时更新,无法追踪行驶中的车辆。漫无目的地找了十多分钟,警察来了,一辆警车,两个警察。

告诉了警察如何使用定位软件,再三强调只能相信距离,不要去看相对位置。警察留下自己的手机拿着史弋宇的手机去追。追了一个多小时,没找到车,回来了。

再用“贪心算法”找到

警察:不该惹计算机教授!

拿回手机,更新一下状态,发现停在4.3英里外。

再次用“贪心算法”寻找,很快在一个加油站找到了,打着双跳,不知车内有没有人。

他们把车开进加油站,盯着被劫车辆,打911。他告诉接线员,车里好像有人,还有枪。

不到五分钟,第一辆警车就到了。随后呼啦啦来了七八辆警车,把加油站围了个水泄不通,警察都穿着防弹背心,手放在腰间的枪上。一群警察小心翼翼靠近,很快确定,车里没人。

史弋宇走过去打开后备厢。他的书包、相机包、他夫人的LV包都在,还有一双不知是谁的耐克靴。摸了摸书包,电脑也在,但前袋的证件不见了。车里一股大麻味道,后座上还有吃剩的食物袋和可乐罐。驾驶侧两个车门严重变形,右前轮挡板脱落。

警察告诫他不要再去碰其他东西,要拍照取证。

文章说,几乎所有警察都好奇,他是如何找到这辆车的,听说了他的职业,感慨说:“他们不该惹计算机教授!”

把加油站里的垃圾桶都翻了一遍,也没找到证件,心情很不好。警车陆续开走,只留了一辆陪着。

等了一个多小时,又饿又困又冷又累。一个痕检兴奋地跑来,拿着一个蓝色本子。接着又在车内找到了他和太太的绿卡、护照。

“天知道我当时有多激动,和在场的每个警察都表达了感谢。”史弋宇说,大家认为这是个奇迹,劫匪没有丢弃证件。他查了一下,衣服丢掉了,留下最值钱的东西,应该是还没来得及销赃。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